首页 » 公告与新闻 » 交易所新闻 » 正文

期货日报:期市“四步走”成为江铜发展“加速器”

期货日报 记者 阙燕梅

  作为最早参与期货市场的实体企业之一,江西铜业如今运用期货工具进行套期保值已经“如鱼得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期货已经成为该企业经营管理的重要工具之一。江西铜业在期货操作上积累的成功经验,吸引了不少期货“新兵”前来“取经”。
   
明年铜价或将剧烈波动
  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上涨,铜价的整体涨幅虽然不如黑色系等品种,但自10月底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补涨势头。
  “今年10月铜价的反弹是有基础的,处于价值回归阶段。”上期所和江铜集团教培中心(党校)日前在江西南昌联合举办的“2016第五期(铜)有色金属产业培训基地活动”上,江铜集团期货部总经理胡剑斌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他介绍,今年1—10月份我国电网投资增长28.47%,预计今年国内铜消费增速可能会保持在7%,市场前期预测的增速在5%以下。“虽然今年铜矿的产出也比较多,但整体呈现供需两旺,而且今年的铜库存变化不大,供需还是接近平衡的态势。”胡剑斌说。
  他表示,明年特朗普接任美国总统后,美国会推进基建计划,我国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也已发布。因此,整体来说,全球铜需求会继续稳健增长。与此同时,虽然铜矿山有部分计划性减产(比如因为环保问题),明年增量可能为零,但随着铜价的上涨,原来减产的一些矿山可能会复产。
  “供应和需求都会增长,就看哪边增长得多,铜价还会有一个恢复阶段。今年的铜消费整体还是不错的,并没有市场预期那么悲观。”鉴于此,胡剑斌对明年的铜价相对看好。
  不过,在安泰科信息公司铜部负责人何笑辉看来,今年铜价的这波上涨,主要还是受流动性宽松的影响,铜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对于明年行情,市场还是比较期待,美国基建计划是在炒预期,实际上影响不大。”他进一步解释,美国铜年消费量在170万—180万吨,对铜的需求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从国内来说,何笑辉认为,铜冶炼的扩产高峰期已经过去,未来5年国内铜冶炼产能扩张速度将放缓,但仍有超过百万吨铜粗炼和精炼项目投产。随着产能扩张速度减缓,未来5年国内粗铜和精铜产量平均增速也将分别下降至6.7%和5.9%。
  他预计,2016—2020年国内铜消费将保持低速增长,年平均增速在3%—4%,国内精铜消费峰值可能在2027年以后出现。“未来电力行业仍是铜消费最重要的增长引擎,主要集中在配电网改造和新能源行业,中国依然会是全球铜消费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何笑辉说。
  何笑辉认为,未来铜的价格重心会上移,但牛市还缺乏基本面支持,明年铜价恐将宽幅剧烈振荡。
 
江铜参与期货的“四步走”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金融资本的进入,包括铜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注期货,积极学习并参与到期货市场中。在此次有色金属(铜)产业培训活动中,山西省期货业协会组织山西地区各期货经营机构分析师和钢铁行业相关产业客户来江铜学习“取经”。
  一位参与培训的贸易企业人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现在金融与实体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企业不参与期货市场,很难生存下去。“经过前几年的市场洗礼,现在存活下来的贸易企业大部分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辅助经营。在大家都参与进来的情况下,谁不参与,迟早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作为国内铜冶炼行业的“老大哥”,江铜在利用期货市场套保方面已经成为一名“老司机”,浸淫期货市场20多年,他们在利用期货工具规避经营风险上已经“如鱼得水”。如今,期货已经成为他们辅助经营必不可少的工具,用江铜人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上市使得江铜得以做大,套保使得江铜稳步做强”。
  据介绍,江铜参与期货套保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他们利用期货交割功能解决了债务难题。1989年,中央政府收紧银根,国内三角债务开始出现,到1991—1992年,三角债的规模发展到占银行信贷总规模的三分之一。江铜也未能独善其身,货卖出去了,但下游企业欠款严重,企业面临严重的财务风险,危及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1992年,上海金属交易所(上期所前身之一)成立,江铜成为其第一批会员。期货市场能够弥补现货市场流动性的不足,其履行的担保功能不仅保障江铜实现产销平衡,而且如果拿去交割能够实现货款100%回笼。
  “我们利用期货市场的交割功能实现销售,当时我们的现金流情况比其他相关企业都要好。”胡剑斌坦言。
  第二个阶段,江铜通过期货市场提升产品质量,打造国际品牌。据介绍,上海金属交易所曾把产品划分为一类、二类,实施优质优价的升贴水制度,鼓励企业生产优质产品。最初江铜的阴极铜被划分为二类铜,江铜的盈利能力受到限制。
  此后,江铜大力开展质量攻关,提升产品质量,1993年3月完成上海金属交易所注册,1996年4月江铜贵冶牌阴极铜在LME注册成功,成为国内首个在LME注册的阴极铜国际品牌。此后,江铜的白银、黄金、ISA电解铜相继完成在LBMA和LME的注册,借助期货市场提升了江铜的国际品牌地位。
  第三个阶段,江铜利用期货市场锁定利润、规避市场风险。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铜价进入历史低位区域运行,但到2011年铜价又回升到10000美元/吨以上。“在这期间铜价的波动非常大,使得行业内一些矿山生产难以维系。面对这样的形势,江铜进行了期货保值。”胡剑斌介绍。
  据了解,当时的江铜还是纯粹的矿业公司,而矿山的保值一般是逢高卖出,如何确定卖出价格呢?“当时我们的采矿成本是比较明确的,铜矿卖得越高公司的利润就越好,我们是倒过来推算保值目标的。”胡剑斌说。
  据介绍,他们当时是通过以下三个方面来推算保值目标:一是企业的利润成长性超出上市公司平均成长水平,达到或超过行业内同类企业成长水平;二是预期的市场平均价格和波动区间;三是监管部门和出资人的意见。
  在胡剑斌看来,期货套期保值有助于有色行业抵御系统性风险。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例,有色金属行业的平均利润水平远好于钢铁企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有铜、铝、锌三个成熟的期货品种,有色金属企业通过各种方式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成功规避了价格暴跌风险。
  胡剑斌说,在系统性风险面前,不能有效地利用套期保值工具,企业就将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
  “面对国际市场的压力,江铜充分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功能,对自产矿锁定目标价格,有效规避现货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对稳定生产经营秩序、实现企业平稳快速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胡剑斌感慨,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理念,江铜很多年(1997—2004年)的策略都很成功,企业实现了稳健发展。
  第四个阶段,江铜通过期现互动实现协同发展。据介绍,现在江铜每年铜产量在120万吨左右,其中有20万吨是自产原料,其他是外购原料。
  “江铜的主要业务是加工贸易,盈利模式实际是赚取加工费,风险体现在整个冶炼加工过程中,我们对原料及产品的保值是以加工费为目标的,这部分是全额套保,对自产矿是择机保值。”胡剑斌告诉记者。
  据了解,江铜会充分利用期货市场提供的价格信息和市场机会,为企业经营决策服务,从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等方面全方位利用期货市场,期现紧密互动。胡剑斌说,期货市场给企业带来了很多及时的信息,而且期货市场还有价格发现功能,远期价格会给企业提供方向指引,还会给企业提供一些市场机会。
  回顾这些年参与期货市场的经历,胡剑斌感慨颇深。他说,参与期货市场的这些年,恰恰是江铜发展最快的时期,年产铜从最初的7.5万吨发展到现在120万吨。
 
期现结合为经营锦上添花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对于江铜而言,目前期货套期保值的内涵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即从传统理论发展到现代的组合投资理论。“现在的期货市场已经不再局限于现货保值的需要,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企业资产管理的重要工具。”胡剑斌说。
  比如,企业将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看作相得益彰的两个投资市场,通过权衡把两者结合起来,把在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的交易当作一个组合来进行,以实现投资利润的最大化。
  随着江铜生产规模的扩大,他们的原料来源和产品种类日益多元化,公司的保值模式也从实物流向价值流过渡,保值策略从最初的卖出保值向更复杂的差量保值和头寸优化管理逐步转变。
  “现在江铜不仅把期货看成一个保值工具,而且看成一个市场,把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有机结合起来。”胡剑斌说,保值之后会有一部分头寸,需要对这些期货头寸进行管理,管理的过程中要运用套利的理念。
  不过,他同时也强调,江铜套保的目的就是稳健经营,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对头寸进行管理。随着公司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江铜的套期保值头寸也在不断地加大,这同时也增加了资金需求、持仓风险和管理难度。为此,江铜加强了头寸管理,在期货交易前,先虚拟对冲内部头寸,以降低期货交易数量,月底再综合盘点购销和库存,进行头寸平衡分析,防止冗余和不足。“头寸管理是我们做套保的重点工作。”胡剑斌说。
  在胡剑斌看来,铜企套期保值是期货和现货业务的有机结合,割裂开来难以取得好的保值效果。因此,企业应该把套期保值业务融入原有的经营管理模式中,并促使期现部门紧密结合,良性互动。

建立科学的套保评价体系
  “正是参与了期货市场,综合运用套期保值,才使得江铜能够开拓经营思路,提升质量,创建品牌,并使企业得以稳健发展,成为中国铜业的排头兵。”胡剑斌告诉记者,参与境外市场套期保值,使得江铜视野更加开阔,不断提升竞争力。
  实体企业参与期货套保,风控是极为重要的。根据多年的套保经验,早在2009年江铜就成立了由套期保值“决策委员会”“执行委员会”和“风控领导小组”为主的,三位一体的保值决策、管理和风控体系,以确保公司套期保值顺利进行。
  同时,江铜还设立了风控内审部作为内部控制的日常管理部门,对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内控制度、资金安全等进行审计和监督,并提交改善经营管理的建议,提出纠正、处理违规的意见。其中,把期货风险控制列为风控内审部的重要工作内容。
  此外,江铜还建立了从经济和市场研究,到现货合同和指令、期货交易、财务支付和风控审计、合规稽核、效果评价的套期保值运行体系,健全了从信息收集、市场分析到保值操作、资金收付、套期会计和效果评估的保值程序。
  在胡剑斌看来,实体企业在期货套保的过程中,还必须要建立一套科学的套保评价体系。他认为,以期货的盈亏来判断套保是成功还是失败,这是不合理的,会让企业在参与期货市场的过程中面临种种压力和阻力,套期保值相关部门在面对这种压力时会缩手缩脚,参与积极性大幅下降。
  “套期保值效果评价应该综合考虑现货和期货的盈利和亏损,将期货和现货综合起来才是合理的评价方式。”胡剑斌说。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