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与新闻 » 交易所新闻 » 正文

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原油期货交易上线在即 丰富全球原油期货交易的多样性

记者 綦宇

日前,证监会召开发布会称,中国版原油期货将于3月26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

据悉,中国版原油期货的交割品种为中质含硫原油,基准品质为API度32.0、硫含量1.5%。与目前国际通行的WTI和Brent原油期货采用的轻质低硫原油标的相比有所不同。

作为全球目前最重要的交易基准,Brent(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已经走过了30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2月27日专访了标普全球普氏能源价格集团高级总监Jonty Rushforth,就布伦特原油基准价格体系进行对话。

在美国页岩油革命和欧佩克减产两大因素的共同影响下,全球能源行业正处于快速变化的过程中,而布伦特原油基准价格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未来也很有可能摆在新生的中国原油期货价格面前。

最成功的基准价格

30年来,没有任何一个大宗商品基准价格能像布伦特价格一样,长盛不衰。不论主要交易原油的物理性质和金融市场参数如何改变,它始终保持有效和健康,并且为全球近1亿桶交易量中60%左右的价格基准,同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无数的预测、模型和对冲策略。

作为原产自欧洲北海地区的原油品种,布伦特原油价格最初指导着欧洲地区的原油交易,由于其在海上开采、方便运输,而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成为了真正的全球基准价格。

“这几年基准价格可能已经发生变化,新的评级开始出现,价格调整机制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但布伦特所代表的北海轻质低硫原油的价值,从未变化。” Jonty Rushforth说,“这个标准的选择是基准价格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基准价格的地位来之不易,同样也很难维持。布伦特盛行的30年来,也出现过其他的原油基准价格,但最终消失了。其中,亚太地区的Tapis APPI曾为亚太地区高达200万桶原油/日的交易提供价格,但最后还是被放弃了。

“这一基准是由对交易感兴趣的各方提交的平均私人报价创造的,不可能满足现代世界日益增长的透明度需求,最终大部分交易的定价都转向了布伦特。”Jonty Rushforth表示。

而在美国的另一基准价格——WTI,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布伦特的天然竞争对手,两个基准价格之间的价差关系也是世界上最受关注且交易量最大的工具之一。

2010年,布伦特/WTI价差曾高达25美元,鼓吹WTI崩溃的报道至今仍能看到,但随着WTI不断调整自身的价格设计,反映了美国原油交割中心——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价值,并随着近年来页岩油革命带来的美国原油出海便利,扩散至海外。

中国影响越来越大

对于布伦特基准价格来说,来自远东地区中国和韩国的影响也越来越大。随着中国放开地炼独立进行原油进口,来自中国的订单迅速增长,成为北海地区最大两个油田的最大客户。

据标普全球普氏估计,中国的地炼约占中国总炼油产能的25%,约为1600万桶。这些炼油厂在2017年总共进口了9300万吨原油,约占2017年中国总进口量4.2亿吨的22%。

这也使得中国超过韩国,成为欧洲北海油田的第一大客户。这一变化也与日渐低廉的航运价格相关。

在2016年和2017年,VLCC(超大型油轮)船队的新交付量迅速增加,目前的全球船队数量为716艘,仅在过去两年就有97艘船下水。这种增长导致了竞争急剧增加,并导致整体运价的大幅下降,使得将石油从一个地区转移到另一个地区变得越来越经济。

“这使得从西方到东方的套利交易非常有利可图,刺激了大量的北海原油东渡至中国。” Jonty Rushforth告诉记者。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中国的定价体系进入到全球交易市场后,一定会和目前主流的价格体系形成竞争。“形成一个可行的价格体系,不仅有利于保证我国的能源安全,更能够丰富全球原油期货交易的多样性”,他说。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