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与新闻 » 媒体报道 » 正文

期货日报:国贸纸业:借力纸浆期货为传统浆纸产业链赋能

记者   董依菲

制浆造纸在中华文明中有着悠久的历史,承载着千百年来的文化传承。现如今中国早已成为全球重要的纸品消费国,但是由于国内林业资源匮乏以及环保因素限制,导致上游木浆原材料对外依存度高企,同时浆价频繁波动也使得浆纸供应链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不仅会影响到相关企业的生产经营,也给国内造纸产业健康发展带来挑战。


厦门国贸纸业有限公司(下称国贸纸业)总经理刘志滔告诉记者,2018年11月27日国内纸浆期货上市后,填补了纸浆衍生品市场的空白,为传统的浆纸行业带来了全新的风险管理工具。经过近三年的运行,纸浆期货功能发挥逐步得到了产业企业的认可。特别是面对当下越来越复杂的市场环境,产业链企业主动顺应市场变化,积极借助期货工具稳定生产经营,为产业平稳运行“保驾护航”。


A 勇做进入期市“吃螃蟹”的企业

国贸纸业是国有上市企业厦门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600755)下属全资子公司,深耕行业二十余载,专业经营纸浆、纸张、木材和纸制品等产品,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制浆造纸、印刷包装等整体解决方案,是国内林浆纸行业领先的综合服务商。回忆纸浆期货上市之初的场景,刘志滔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当时行业内普遍以观望成分居多,大家一方面希望乘着纸浆期货上市的“东风”业务更上一层楼,另一方面又对期货市场这一全新领域有所敬畏。“当时的内心可以说是满怀憧憬又多少有点忐忑,憧憬的是衍生工具的引入,为企业规避价格波动风险提供了更多的工具和手段;忐忑的是新的业务模式对传统贸易带来的冲击。”


据他介绍,国贸纸业同期货衍生品的结缘可以追溯到纸浆期货上市之前。“彼时正值上期所对纸浆品种开展深入细致的调研,作为行业主流的贸易商之一,国贸纸业积极投入参与交易所的各项调研活动,就行业现状、品种特性、业务模式等议题同业内人士进行了多方位的交流和分享,从中获益良多,为纸浆期货的推出做充分准备。”


作为期货领域的先行者,国贸纸业在纸浆期货上市首日成为首批达成交易的企业,并于2019年4月23日注册完成纸浆期货首份标准仓单(仓单编号SP0410000001),成功参与了纸浆期货合约的首次交割。刘志滔认为这在国贸纸业纸浆业务的发展历程中具有重要的意义。


对于企业而言,他认为积极参与和运用期货工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一方面,近年来在国内外政策变化、公共卫生事件突发等不利环境下,期货的套期保值和价格发现功能在服务实体企业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尤其是龙头企业能够形成优势地位,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积极参与了全球商品期货市场,将企业经营风险进行有效对冲,从而保证企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另一方面,近年来纸浆价格波动周期缩短,振荡幅度扩大,传统的贸易模式已经很难适应当前的市场发展。尤其是在当前环境下,大宗商品的国际定价方式发生了重大改变,“期货价格+升贴水”的定价方式得到了产业链企业的认可,企业在全球化竞争格局中通过衍生品市场同国际接轨亦是大势所趋。



回顾纸浆期货近三年的表现,刘志滔认为,纸浆期货的期现价格相关度一直比较高,价格发现功能得以很好地体现。尤其是中国作为全球纸浆最大的消费市场,纸浆期货的价格变化对国际市场的报价具有一定的指向作用,其中挪威浆纸交易所纸浆合约的交割结算价已采用上期所纸浆期货的价格为标准,随着市场参与者的进一步增加,国内纸浆期货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未来纸浆期货价格应用场景发展的空间很大。


B 参与期货套保帮助企业纾困

刘志滔告诉记者,近年来,纸浆市场在全球供需矛盾、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公共卫生事件的几大不利因素冲击下,行业经营倍感压力,产业经历了剧烈的洗牌和整合的过程。在这样的市场情况下,仅仅依靠传统的购销模式难以满足企业风险管理和持续发展的需求。特别是在市场下行时期,下游采购意愿愈加谨慎,价格和需求呈现负反馈态势,现货流动性愈发走弱,跌价风险进一步放大。不过,期货市场的出现为现货产业“雪中送炭”。面对困难的形势,国贸纸业通过传统的套期保值操作,经受住了市场的考验,不仅实现了自我保值,业务规模还逆势增长,进一步巩固了行业地位。


2019年,由于国外浆厂产能持续投放,供需基本面发生逆转,市场矛盾不断加剧,纸浆市场持续了近一年的跌势,浆纸产业链企业经历了大洗牌。据他介绍,尽管纸浆价格在年初经历了30%的快速下跌之后开始逐步反弹,至2月底SP1906合约区间上涨近800点至5700元/吨,市场信心得到一定程度恢复。但企业意识到,此次价格反弹一定程度上是对前期快速下跌的修复,在国外供应量未减、进口货源仍将持续增加、港口库存预计持续累库的情况下,后市现货市场恐将重新面临较大压力。

  
在上述预期下,国贸纸业在2019年2月底SP1906合约价格处于阶段性高点的时候,制订了将远期货物悉数在期货市场上卖出套保的策略。果不其然,3月份,纸浆价格开始了新一轮下跌过程,至2019年5月下旬再次击穿了5000元/吨的前期低位。得益于在期货上进行卖出保值,公司在途货物的价格风险得以规避,保障了相关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到了2020年年初,随着市场环境的回暖,纸浆价格在触底后逐步走高,市场普遍预期后市的需求将持续好转,期货价格逐步开始反弹,SP2005合约价格反弹至近半年以来的高点4700元/吨,同期纸浆进口成本约4550元/吨。但是市场行情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市场预期带来了冲击,工厂延期复产、学校延期复课以及商务会展活动的暂停,一时间对下游纸张的需求形成巨大利空。


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对纸浆需求的影响,国贸纸业在2020年1月份对在途货物进行了卖出套保,待4月份货物到港后,以4500元/吨的价格销售现货,同时在4580元/吨的点位进行平仓,现货亏损50元/吨,期货盈利120元/吨,合计期现盈利70元/吨,不仅规避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市场冲击造成的跌价风险,还实现了一定的收益。同样的,在4月份国外疫情开始暴发的时候,出于对后市海外需求锐减的考虑,国贸纸业也及时通过套期保值对冲了在途货物的价格风险。

  
除此之外,纸浆期货的实物交割也在困难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2021年第二季度,由于纸浆价格一直处于历史高位水平,而下游生活用纸企业的产品由于竞争激烈,难以通过提价消化原料价格的涨幅,工厂开工率大幅下滑,库存积压令贸易商的持货成本高企。在这样市场流通性较差的情况下,贸易商通过期货市场卖出交割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营压力。


总体来看,在过去两年较为复杂和不利的市场环境下,得益于期货工具的运用,国贸纸业不仅有效地规避了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企业经营更上一个台阶,2020年纸浆销售规模突破历史新高水平。


C 期现结合实现经营降本增效

刘志滔告诉记者,国贸纸业作为纸浆行业的大型贸易商,对于期货衍生工具一向秉持积极的参与态度。“放眼全球大型生产和贸易企业,无不紧紧依托期货衍生品市场,扩大贸易规模,参与行业分工协作,提升资源配置能力。有效控制风险,企业才具备实现持续稳健发展的基础。正是基于这个理念,国贸纸业一直致力于通过期货衍生工具的运用,实现企业经营水平质的飞跃。”


究其原因,一方面,企业为保持经营规模和库存周转,一般会持有较大数量的纸浆现货,但是纸浆价格的剧烈变化会导致在手货物价值产生较大波动;另一方面对于在途货物而言,由于传统的贸易购销模式以远期采购结合现货销售为主,从采购到到货周期近三个月时间,若到港后现货价格不及预期,会对企业经营利润产生较大影响。除此之外,过去为了加强风险管控,企业持有的在手货物数量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在纸浆期货推出后,国贸纸业积极探索套期保值、基差贸易等期现经营方式,逐步形成了行业领先的价格管理、库存管理等期现一体化交易模式。一方面,公司通过套期保值,能够将纸浆到货周期较长而远期市场价格具有较大不确定性的风险进行对冲;另一方面,公司通过结合基差定价,可以在价格下跌时通过期货市场的盈利弥补现货市场的亏损,并且还能取得基差交易的盈利。


据了解,2019年5月份,纸浆市场在国内外库存居高不下的背景下,现货价格仍处于下跌通道,下游工厂出于对后市的不确定性考虑,采购远期货物的意愿较弱。彼时纸浆进口成本在5040元/吨,公司采购的到货时间为7月底,SP1909合约价格为5130元/吨。由于市场信心不足,远月货物较难锁定给下游客户,于是公司决定在进口货物采购的同时,在期货市场上建立了保值头寸。7月底,在货物临近到港前,此时市场同采购货物时候相比,风险得到进一步释放,下游客户的采购意愿回暖。7月24日,公司通过与下游工厂协商,双方约定以SP1909合约价格-50元/吨为该批货物的销售价格,最终通过点价以4500元/吨价格成交。此次通过基差点价配合套期保值,公司既规避了价格进一步下落风险,又获取了基差交易的盈利。


国贸纸业纸浆事业部黄东东进一步表示,期现一体化交易模式的引入获得了很好的成效。一方面,通过对远期货物进行套期保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价格波动的风险;另一方面,不仅产品的采购频率提高了,而且销售周期缩短了,对于提高业务的周转率水平带来了很大的帮助。除此之外,随着风险系数的释放,企业可以增加采购数量,扩大经营规模。


据其介绍,与传统的套保纯粹规避风险不同,期现一体化模式是以企业经营和需求为基础,综合运用期货对期货、现货对期货、现货对现货的思路,解决产业企业面临的经营问题,其中不仅要做到期现结合进行风险管理,同时强调通过现货和期货构建资产组合的方式实现企业的盈利。因此,企业在制订套保计划和决策的过程中,需要从现货敞口头寸、基差强弱、套保点位和套保比例等方面进行详细评估。


可以说,这对企业的研究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企业通过既定的研究框架结合上下游调研的数据采集加以分析,从实际情况出发制订出行之有效的交易方案,同时通过动态跟踪和分析基差走势变化调整现货采销的节奏。不过他认为,产业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具有天然优势,因为期货市场是基于现货市场运行发展的,相较于其他投资者,产业企业在市场信息、购销渠道、专业团队等方面都具有优势,通过结合期货市场的专业操作可以实现共赢。


不过,他也表示,企业对于衍生品的利用,应客观谨慎地识别风险,合理合规地加以运用。具体来看,一是要严格按照套期保值思路进行操作,套期保值总量要以现货量为基准,平仓时机也要与现货采销同步进行,切忌期货头寸超过现货头寸,严禁将套保头寸变为投机头寸;二是套期保值作为企业规避价格风险管理的重要手段,其评价标准不应是期货头寸是否盈利,而应以是否实现规避风险为目的;三是套期保值要科学制定参与计划和应急方案,期货和现货操作要协调统一,避免技术性保值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在搭建期现业务管理体系时,需要建立健全组织架构和明确岗位职责;建立风险分类和评估体系;制订套保计划、套保比例以及风险预警;建立健全内控制度和操作流程;完善风险管理制度和流程。除此之外,在业务风险把控方面,国贸纸业遵循“高授权、强审计”的管理要求,在公司严格审批的套保计划框架下,结合市场的动态变化情况,进行相应的交易操作,审计部门对套保方案的执行情况进行审计,对于期现交易的合规性给予严格的管控。


D 借期货工具保障供应链稳定

如今,随着纸浆期货市场功能发挥不断完善,正在推动传统贸易模式加快转型,点价交易和基差贸易开始被更多的产业链企业接受和采纳。对于下游造纸企业而言,根据原料需求实时在盘面上进行点价交易,可以更为灵活地选择满意的价格,从而更好地对冲市场风险。对于贸易商来说,点价交易模式更具有自主性,不仅可以改变以前被动接受企业报价的局面,还可以把握市场机会,抓住时机进行点价,实现降本增效。


与此同时,灵活运用期货套期保值、控制原材料采购成本,也逐渐成为全体造纸企业的“必修课”。尤其是对于大多数中小型纸品加工厂而言,一方面原料采购以随采随用现货为主,当原料价格处于上涨周期时候,快速上涨的原料成本难以立即通过成品的提价进行消化,产品盈利压力骤增;另一方面,上涨周期伴随着原料供应趋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生产的稳定性,所以这部分中小企业保值避险的意愿日益增加。为此,国贸纸业积极地同这些企业深入交流,了解其切身需求,共同制订适合企业生产经营的原料采购方案,当预期商品价格上涨时,可以根据工厂的生产规模以及未来一定周期的纸浆需求数量,通过买入套保的方式去对冲后市价格上涨对于生产成本的影响。


在刘志滔看来,稳定的供应链体系和良好的价格传导机制是整个产业链互利共赢的基础。全球浆纸产业链的上下游,从国外浆厂、贸易商到造纸企业,三者之间应该是一种紧密的协作关系,浆厂负责持续稳定的货源供应,提升原料品质;贸易商致力于为浆厂和纸厂提供完善的供应链服务;造纸企业则专注于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产品。


他表示,国贸纸业作为纸浆产业的贸易服务商,始终致力于在上下游之间搭建桥梁,运用金融衍生工具保障供应链稳定,同时持续为客户创造新价值。一方面,在纸张销售不景气时,国贸纸业能够通过自身的供应链系统,为造纸企业供应有价格竞争力的纸浆以降低成本,同时借助众多下游客户及全国各地的网点,竭尽所能支持造纸企业去库存;另一方面,在纸浆紧张、价格不断上涨时,国贸纸业能够保障纸张价格与供应的稳定,助力下游客户平稳地生产经营。与此同时,在纸类产品价格飞涨,下游企业资金流动性紧张时,可以通过国贸纸业提供的供应链金融服务获得有效的资金支持。可以说,不论是产业链的哪一端承压,国贸纸业都能在整合的供应链中发挥自己的作用,通过期现结合的方式成为浆纸产业链上的“压舱石”。
 

附件下载